乐哈:印尼将退回来自澳大利亚进口垃圾

文章来源:肉丁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9日 21:15  阅读:2268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的妈妈已经三十多岁了,她张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眉毛想月牙儿一样弯弯的,由于过于操劳的缘故,皱纹也开始爬上了她的额头......

乐哈

我匆匆穿起棉袄,对大家说:我下去拿个包裹,马上回来。说罢,我马不停蹄地跑下楼去,拿了包裹。包裹上写了一个不熟悉的名字,还有我的名字、电话和地址。我边按电梯边想:是谁给我寄包裹呢?等她们走了,我再拆开吧。

吃早饭,因为要喝牛奶,我更不乐意了。其实我并不喜欢喝,可妈妈命令我必须得喝,有时我生气了,会和她拌嘴,吵完后,依旧得喝牛奶,春夏秋冬,从不改变。出门之前,妈妈还要叮嘱一句:到学校好好学习。每次我都会假装乖乖女似的点点头。

现在,我已十五岁,经历过更多,但是,我不再哭泣。我不仅要学会忍受疼痛,还要学会忍受打击。心凉的感觉还是会有,就像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。但,之后不会哭,也许,心早已潸然泪下。

叮铃铃预备铃声响起,同学们就像上了发条似的从商店里蹿出,和刚才还在门口磨蹭的同学一起,紧跑几步涌进了学校。校门口就像是施了魔法,顿时一片安静。

我用的时候依旧不顺心:因为不是自己的所以调色的时候不能大胆的用。我画的时候就在暗暗抱怨:为什么妈妈明明知道我没带也不来给我送?为什么临走的时候妈妈也没有提醒我?我想了又想最终想到了自己身上:为什么自己忘带了?我在心里不断地叩问自己。

那天是我的生日。我邀请了许多好朋友,来为我庆生。同学们一一送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。时间过得很快,不一会儿,就到了该吃蛋糕的时间了。就在我准备拿蛋糕的时候,突然,电话铃响了。我心想:这么晚了,会是谁呢?




(责任编辑:银同方)